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职场法规

北京实施居住证制度

时间:2020-07-23 10:55:47

  北京将实施居住证制度调控人口 暂住证退出历史舞台

  中共北京市第十一届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于1月12日至13日召开,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北京市委关于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全面深化改革的“首都篇”正式明确57项改革要求和任务。

  《决定》共57条分为三大板块

  《决定》共17个部分57条,分为三大板块。北京市市长王安顺就《决定》向全会作说明时说,按照中央“五位一体”和党的建设的改革总体部署,《决定》立足北京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和具体实际,明确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力求把北京正在开展的改革和目前已经具备条件、形成共识的改革写深写实,把具备实践经验和已经试点探索的好做法、好经验转化为制度设计,形成全面深化改革的“首都篇”。

  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城市里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口。人口的聚集,引起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如人口膨胀、交通拥堵、环境恶化、住房紧张、就业困难等“城市病”,加剧了城市负担,同时也制约城市化发展。据相关统计,北京人口2012年就已超2100万,由此导致的交通拥堵、大气污染等,更是北京亟待解决的重点问题。在本次市委全会上,这些问题的解决之道,也成为会议决定的重要内容。

  解读居住证可附载社会服务功能

  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陆杰华认为,城市人口调控机制的建立应该事先做好城市功能定位。北京把人口调控提到重要工作中,也是落实中央关于严控特大型城市人口规模的要求。

  人口总量规划需参考多重指标

  大多数城市都有人口规模的目标,北京10年前制定的目标是到2020年人口达到1800万,而据2012年的统计已超过2100万。下一步,城市规划中有关人口的总规划如何制定,人口总量如何制定是一个需要多方衡量论证的事情。“是回到1800万还是放宽到2500万,下一步怎么做很有学问。”陆杰华认为,人口的总规划需要参考的指标很多,包括城市经济发展、资源容量等。

  北京要做新的人口总规划,应该先将城市定位明确。陆杰华说,1993年提出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对北京的定位是国家首都政治文化中心、历史名城,人口规模的控制则主要从经济和就业角度考量。但现在的城市发展和局面不一样了,北京未来会将城市功能定位成怎样的,直接影响到人口调控的效果,只注重数量上的宏观概念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人口问题。以业控人、以房管人、以证管人的管理模式并不创新,而是后置的末端管理手段。陆杰华认为,要落实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的现代化,还是得回到城市发展功能定位上。

  已开始实施居住证制度调研工作

  “居住证制度已经提了多年。”陆杰华认为,居住证制度的设立可以使政府了解流动人口情况、为公共财政设计和预算提供依据,也涉及社会管理的多方面。

  陆杰华说,目前北京有1/3是流动人口,如何让这些流动人口融入城市,居住证将提供一个这样的出口。政府缺少流动人口的服务平台,居住证也可以附载社会服务功能,比如与社保福利挂钩。

  据了解,相关部门已经开展了关于北京实施居住证制度的调研工作。将借鉴广东、浙江等地做法,加强和改善流动人口服务管理工作、提升社会建设和城市管理工作水平。

  中心城区内迁人口管理问题亟待解决

  北京市中心城区一直在疏解人口,未来几年,仅东城区就计划每年疏解1万人口。其中,由城市中心区转移到朝阳区的人数约有50万人。有一个问题值得引起重视,就是内迁人口的管理问题。中心城区的外迁人口,政府可以做到“心中有数”;但取代这些原有人口“内迁”到中心城区的外来人口在管理上却存在一定的真空。这就需要政府部门明确和中心城区相适应的城市功能和业态。

  那么,哪些城市业态和首都性质功能与人口资源相匹配呢?

  2013年北京市政协的一份调研报告指出,北京旧城改造主要采取将原居民迁到郊区定向安置的方式,没有通过功能疏解带动人口疏解。但同时,旧城原址的业态更新过程也引入部分产业或建设高密度的住宅区。仅2005年至2011年,首都功能核心区户籍人口减少7.2万人,“置换”增加17万外来人口。这种方式一方面在中心城形成更多的就业岗位,带来人口进一步聚集;同时由于外迁原居民的就业岗位多数还在中心城,居所却在周边郊区,带来职住长距离分离,交通拥堵问题加重。

  内迁人口的有效管理有赖于中心城区的业态升级,我们花了很大的力气疏解中心城区的人口,如果后续管理跟不上,这个工作的效果就大打折扣了。